中摩期货官网

客服电话

商品期货

黄金T+D收盘小幅回落 美联储缩债预期升温给金价压力|美联储

来源:富士期货    作者:富士国际期货    

  原标题:黄金T+D收盘小幅回落,美联储缩债预期升温给金价压力

  周三(9月1日)上海黄金T+D收盘下跌0.11%至377.27元/克;白银T+D收盘下跌0.57%至5079元/千克。金价收盘小幅下跌,主要因为美联储缩债预期升温,不利于金价。但严峻的疫情形势,美国政府债务上限问题,以及新兴经济体央行增持黄金等因素仍然支持金价。日内投资者密切关注美国的小非农ADP就业数据。

  上海黄金交易所2021年9月1日交易行情,黄金T+D成交量16.978吨;

  黄金T+D收盘下跌0.11%至377.27元/克,成交量16.978吨,成交金额63亿9654万1640元,交收方向“多支付给空”,交收量8.932吨;

  迷你金T+D收盘下跌0.10%至377.32元/克,成交量5.459吨,成交金额20亿5798万2622元,交收方向“多支付给空”,交收量21.014吨;

  白银T+D收盘下跌0.57%至5079元/千克,成交量3063.622吨,成交金额155亿9625万1366元,交收方向“空支付给多”,交收量52.650吨

  美国房价涨幅再创纪录房租飙升,美联储缩债压力升温不利金价

  在史无前例的“大放水”刺激下,美国楼市空前狂热,房价涨,租金也涨,留给美联储回归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时间不多了。

  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标普全美房价指数6月同比上涨18.6%,涨幅较5月的16.8%进一步加速。该指数衡量的是美国主要大城市地区的平均房价,6月涨幅是自1987年该指数开始发布以来的最高水平。

  根据房价指数,美国20个最大城市6月份的房价同比增长了19.08%,涨幅也较5月的17.1%有所扩大。

  其中,凤凰城的房价涨幅为29.3%,连续25个月位居全美首位,继续保持创纪录的涨幅。圣地亚哥的涨幅位居第二,为27.1%。波士顿、夏洛特、北卡罗来纳州、克利夫兰、达拉斯、丹佛和西雅图的年度房价涨幅均创历史新高。

  全美地产经纪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8月公布数据显示,7月份美国成屋销售价格中值较上年同期上涨17.8%,至359900美元。

  一方面,疫情下长时间的居家隔离催生了人们改善居住环境的意愿,美联储实施的量化宽松和超低利率政策更进一步刺激了购房需求。据统计,自疫情以来,美国30年期住房抵押款固定利率下降了约25%,降至2.9%左右,处于1971年以来最低水平。

  而另一方面,由于待售房屋库存仍远低于正常水平,供需失衡引爆了美国楼市热潮,一度出现十几个买家抢购一套房子的现象。

  近几周,美国待售房屋数量有所增加,但库存仍然很低,尤其是低价房屋。据房地产经纪公司Redfin Corp的数据,在截至8月22日的四周内,挂牌房屋数量较近期低点增加了16%,但仍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3%。

  受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影响,木材、水泥等建筑原材料库存不足,加上领着失业补助的蓝领阶层不愿重返劳动力市场,这些都使得美国房屋建筑工程施工受阻,拉长修建周期,从而影响住房供应。

  更令人沮丧的是,当失望的购房者转向房屋租赁市场时,会发现房租也在飙升。美国房地产数据公司Yardi Matrix跟踪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份,美国房屋租金要价上涨了近13%,这创下了过去五年以来的最高同比涨幅。

  另外据房屋租赁公司Tricon Residential公布的数据,该公司7月份新租赁房屋租金同比上涨了约21%,创下其有史以来最大涨幅。对于续租的房客来说,平均涨幅相对温和,为5%。

  租金上涨一方面是由于买不到房子的人以及疫情期间搬到郊区租房的城市居民的需求不断增加。与此同时,新房供应也继续落后于历史水平。

  房地产数据公司Apartment List编制的数据反映了今年以来美国房租的惊人涨势。疫情以来,美国房屋空置率持续下降,价格不断攀升,自2021年1月以来,美国全国房租中位数增长了13.8%,是美国整体通胀率的两倍多。相比之下,2017-2019年,从1月到8月的租金增长率平均只有3.6%。

  住房成本的飙升将进一步加大美国通胀压力,物价一旦失控,美联储将不得不踩下货币政策急刹车。

  今年以来,美国通胀指标持续爆表,而美联储则忙着为通胀预期降温,认为随着供应链中断、商品和劳动力短缺等临时性因素的消退,通胀将会消退。

  但随着房价大幅攀升,也有不少观点认为,居住成本将成为继二手车之后,推动美国消费者物价走高的又一主力因素。

  市场更关注美联储缩减购债为期多久

  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担忧尚未随着鲍威尔表态支持今年年内开始缩减购债而结束。在上周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明确表态支持今年稍晚开始缩减购债。但分析师们如今认为,开启缩减购债的时点不是关键,更关键的是整个进程持续多久。

  此外,虽然美联储已经准备退出量化宽松(QE),但一些分析师仍然担心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可能会进退维谷,中期滞胀风险仍然萦绕。

  分析师都认为,美联储此次逐渐开启量化缩减进程的风险很高。眼下,在美国金融系统充斥的大量现金推动下,美国股市屡屡创下历史新高,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保持在略高于六个月低点的水平。这意味着,如果美联储太快退出量化宽松可能会破坏经济复苏,而太慢应对则可能会加剧通胀压力。

  前美银美林交易员om Essaye坦言,比起缩减购债开始的时点,对市场而言更关键的在于,整个缩减购债进程会为期多久,因为这暗示着第一次加息何时到来。

  美联储目前继续每月购买800亿美元的国债和400亿美元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在刚刚结束的杰克逊霍尔央行会议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首度明确称如果经济进展持续,他与大多数美联储官员都支持可能在今年开始缩减购债规模,但减码不代表美联储会马上着手筹备加息事宜。

  美联储上一次退出类似的每月850亿美元的购债计划花了10个月的时间。当时,美联储在2013年12月宣布缩减购债,并于2013年1月正式开始,最后在2014年10月完成了所有缩减购债进程。随后,美联储于2015年12月开始首次加息。

  南非标准银行的G10货币策略主管Steven Barrow表示,美联储推迟缩表的风险要大于过早行动,因为推迟可能会迫使美联储在结束缩表后的短短几个月内就开始加息,而这可能会使金融市场感到不安,将使投资者购入日元和瑞士法郎等避险资产。

  Steven Barrow称,美联储这样做推迟结束缩减购债将是危险的,因为美联储有可能在明年年底前后的某个时候加息,这意味着,在推迟缩减购债的情况下,美联储明年年中开始就必须在言语上暗示加息可能性。我更关注美联储缩表什么时候结束,而不是什么时候开始。

  Essaye预计,这一次,美联储最有可能从今年12月开始逐渐减少购债,整个进程将持续到2022年底才结束。他认为,这一进程将有助于推动美股和大宗商品的进一步上涨,并将10年期美债收益率推升至2%。

  摩根士丹利的美国利率策略主管Guneet Dhingra称,当美联储正式宣布缩减购债时,可能也会在一定程度上给出它将以何种速度,对于缩减购债进程它想保持何种灵活度方面的一些信息。这可能也会为其后的加息周期提供一个关键信号,特别是在加息的速度方面。

  摩根士丹利预测,10年期美债收益率将在今年年底达到1.8%,美联储将在明年1月开始缩表,并在明年10月就结束,随后在2023年第二季度第一次加息。

  目前货币市场交易员普遍的预期更早于摩根士丹利的预测,认为美联储将在2023年第一季度首次加息,而本轮加息最终的峰值将达到1.4%左右。

  投资大佬称美国经济面临滞胀,或引发债务危机

  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有“末日博士”之称的努里尔·鲁比尼在周一的一篇文章中警告称,通胀加剧和当前的财政政策可能引发“严重的债务危机”。

  鲁比尼在文章中写道,尽管美国政府为应对新冠大流行而制定了数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但美国的通胀正在上升,经济增长正急剧放缓。

  他警告称:“使问题更加复杂的是,中期的负面供应冲击将降低潜在增长,增加生产成本。综合起来,这些供求动态可能会导致上世纪70年代式的滞胀(衰退期间通胀上升),最终甚至会导致严重的债务危机。”

  美国总统拜登和财政部长耶伦多次表示,通胀上升是经济持续复苏的暂时结果。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7月下旬表示,通胀“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持久”,但他仍然认为,通胀压力最终会下降。

  但一些经济学家和国会共和党人指责拜登政府的经济政策导致通胀加剧。拜登政府和国会的民主党人提议大约6万亿美元的联邦支出,这将使美国的支出达到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

  鲁比尼在周一发表的文章中表示,这种对通胀的“乐观看法”可能是错误的。他指出,新冠病毒的德尔塔变种正在扰乱全球经济,美联储提出的量化宽松措施调整“可能导致债券、信贷和股票市场崩溃”。

  鲁比尼警告称,美国经济在中长期内可能面临大量负面供应冲击。他写道,这些冲击,加上“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可能会导致持续的滞胀和债务危机。

  鲁比尼总结道:尽管这些持续的负面供应冲击可能会降低潜在增长,但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可能引发通胀预期脱锚。由此产生的工资-价格螺旋上升将导致比上世纪70年代更糟糕的中期滞胀环境——当时债务占GDP的比重低于现在。

  疫情形势依然严峻,支持避险金价

  当地时间8月31日,世卫组织发布新冠肺炎每周流行病学报告,上周全球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近440万例,除西太平洋区域新增病例数量增加,其他区域新增病例均出现下降。全球新增死亡病例超过6.7万例,数量与前一周类似。东地中海区域和西太平洋区域上周新增死亡病例显著增加,东南亚区域新增死亡病例大幅下降。

  上周上报病例最多的五个国家分别是美国、印度、伊朗、英国和巴西,目前已有170个国家和地区出现德尔塔变异株感染病例。

  另据德国电视一台8月31日报道,欧盟理事会30日经过评估决定,将最近疫情反弹的美国从旅客来源地“安全名单”中剔除,建议成员国收紧对美国旅客的入境限制。

  报道称,欧盟定期对旅客来源地的疫情进行科学评估,并根据评估结果每两周更新一次入境“安全名单”。根据欧盟防疫要求,来自名单中地区的旅客,只要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就可以在不隔离的情况下访问大部分欧盟国家。依据欧盟先前设立的红线,14天内日均新增确诊病例在每10万人75例以下的国家和地区,可以列入“安全名单”。在最新名单中,欧盟删除了美国、以色列、黎巴嫩、黑山、北马其顿和科索沃等6个国家和地区。

  法新社称,“安全名单”虽然没有约束力,但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在疫情期间都遵循了相关的防疫建议。目前德国和比利时已将美国列为“红色警戒”国家。

  德媒分析称,美国被欧盟移出入境“安全名单”,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作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美国目前疫情反弹。牛津大学“用数据看世界”项目的数据显示,在截至8月28日的一周内,美国平均单日病例数已上升至每百万人中有超过450例,而6月中旬欧盟将美国加入安全旅行名单时,这一数据还不到40例。

  二是因为欧盟与美国入境限制“不对等”。尽管美国国内关于放开对欧洲旅客限制的呼声渐高,拜登政府依然维持了限制入境措施,理由之一就是德尔塔毒株感染率上升。

  市场担心美国政府债务上限谈判,支持金价

  美联储开始缩减购债的靴子终于落地,市场如今又开始担心美国债务上限问题如若无法解决,可能会影响美联储缩减购债进程及市场。但同样令市场不安的是,如若债务上限谈判取得进展,美国财政部接下来也将变相收回流动性。

  据外媒报道,超过100名共和党议员本周一签署了一封信,承诺无论通过单独的法案、持续的决议,还是任何其他的途径,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投票表决提高债务上限。他们表示,民主党人应该“为债务上限承担责任”,因为他们的提议让政府的开支高达数万亿美元。

  为防止政府无节制举债,美国国会在1917年首次设立债务上限制度。一般而言,在美国政府债务将要触及上限时,美国国会会上调债务上限避免政府“停摆”。

  不过,近年来,两党间的矛盾也会导致国会无法在债务上限问题上达成一致,奥巴马政府以及特朗普政府都曾出现过政府“停摆”的情况。

  分析指出,意在阻止政府无限制发债的“债务上限”已沦为两党政治工具,一旦债务违约,利率很可能显著上升。随着美国社会撕裂程度加剧,党派之间共识愈少,国会中关于“债务上限”的争论与扯皮只会更加频繁。而两党若无法及时就提高债务限制达成一致,美国政府便将面临停摆。

  而市场更关注的是,关于债务上限的谈判可能影响市场和美联储缩减购债步伐。TS Lombard的首席经济学家Steve Blitz在上周五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就警示称:除了德尔塔变异病毒,市场也不应低估债务上限的延期对市场的潜在破坏性,这可能令美联储推迟缩减购债。

  荷兰国际集团的首席国际经济学家James Knightly称,目前非常措施让这场演出得以继续下去,但债务上限谈判的任何延迟都有可能导致美国债务评级降级、美联储延迟缩减购债,甚至可能导致政府停摆。

  还有分析师指出,债务上限谈判僵局还可能影响美联储有效管理通胀。花旗集团在上周四的一份报告提出,未来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方向取决于政治结果,即使8月、9月和10月的新增就业岗位数据超出预期,满足美联储减少对经济支持的两个标准之一,美国政府停摆的混乱局面如果成真,也将足以导致鲍威尔和美联储推迟缩减购债。而目前,美国通胀率已达到30年来的最高水平。

  不过,更令市场无奈的还在于,即使今年稍晚债务上限谈判并未导致政府停摆,美国财政部变相收紧流动性带来的影响似乎也难以避免。

  金融博客零对冲近期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三周前(8月初),就在美国财政部发布最新的国债发行来源和用途报告后不久,我们证实了几个月前我们首次观察到的某种情况:此前,美国财政部在过去14个月里完全绕过美联储,向市场注入了1.5万亿美元的流动性。接下去,这一情况不仅结束了,而且即将逆转,其效果将相当于美国财政部推出数千亿美元的量化紧缩政策。

  全球央行增持黄金趋势明显,支持金价

  世界黄金协会(WGC)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全球央行购买黄金规模达2年以来最高水平,其中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增持明显。分析人士认为,在疫情引发的全球流动性泛滥背景下,黄金增持的现象显示越来越多的机构对美元资产投下不信任票。

  WGC数据称,全球央行和机构在二季度净买入200吨黄金,环比增幅近五成。文章指出,当美国的货币政策迈向正常化时,跨境资金的流动容易出现混乱,市场对美国债务和通货膨胀的担忧愈演愈烈,为了应对货币动荡,新兴市场国家正在增持黄金。

  数据还显示,由于新兴市场国家为提振国内经济和确保外汇规模,出售了价格走高的黄金,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央行时隔9年转为净卖出黄金。目前,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已重新成为黄金买家。

  位于买入黄金规模前列的均是新兴市场国家。按具体国家来看,买入量最多的是泰国,4月和5月合计买入90吨黄金,使黄金储备迅速增加6成,至244吨,创历史最高水平。黄金储备相当于泰国整体外汇储备的6%。

  巴西央行买入54吨黄金,余额达到121吨,创2000年11月以来新高。巴西自2012年以来首次大规模买入黄金。土耳其、印度以及东欧的匈牙利和波兰等国也在积极买入黄金。

  市场分析师丰岛逸夫表示,央行买入黄金是“投给美元的不信任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显示,从世界整体的外汇储备来看,2020年美元计价资产的比例时隔24年低于6成。

  WGC携手调查公司YouGov对全球央行实施的6月问卷调查显示,作为买入黄金的理由,被列举最多的是“危机下的表现”,自调查开始以来首次跃居首位,超过“长期的价值储藏”、“资产组合的分散”等理由。新兴市场国家还考虑到今后危机带来美元和美国国债下跌的风险。

  WGC顾问森田隆大指出,“遭受疫情打击的各国正在为加强储备而买入黄金”。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的西滨彻指出,“新兴市场国家正在应对美国缩减货币宽松导致的货币贬值”。